唐幺幺

我一般不搞事,都是事自己的锅【乖巧.jpg】

明长官变小了

♚对,相信你的眼睛,是明长官变小了

♚之前看到有人提过楼楼变小,脑洞大开,查了一圈好像没有人写,那我就自备干粮上线

♚不造萌不萌不造雷不雷,观看中如有任何不适是我的错,先道歉

♚坑还没填又开新坑,我……试水吧,反响不好就删啦嘿嘿~


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


明公馆,初春清晨的明媚。

“大哥,吃早饭了。”阿诚端着牛奶三明治的托盘,推门进屋。

诶?没人吗?这么早去哪了?

阿诚唰的一声拉开鹅绒窗帘,阳光照射进来,才发现被子里隆起一个不大不小的包。

一把掀开,四五岁的奶娃娃抱着跟他差不多大的枕头睡得正香。

阿诚标准猫跳:卧槽这谁?大哥有私生子他怎么不知道!

“大哥?!大哥!”阿诚怒吼。

奶娃娃爬起来,皱着眉头揉眼睛,“怎么了阿诚?”

阿诚实力懵逼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给苏医生打完电话,阿诚回头看看坐在床边一脸忧郁的小明楼。

两条小短腿晃荡着够不到地面,圆挺挺的小肚子,头发软趴趴的盖在额头上,一双眼睛忽闪忽闪。

虽然很担心,但真的好萌啊……

阿诚憋住一脸的父爱如山,走过去摸摸小孩头,“别难过了,会好起来的。”

小明楼:“你肯定在笑我。”

阿诚信誓旦旦摇头:“我没有。”

小明楼:“那你叫声大哥来听听。”

阿诚瞅瞅他,笑眯眯的一伸手给抱起来,“走吧走吧去给大姐看看。”

小明楼不开心,“我就知道你一定是不肯叫的!”

阿诚走的一晃一晃的,小明楼怕掉下去,只好伸出小胳膊圈住阿诚脖颈,脑袋乖乖贴到颈窝里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大姐我不要相亲!大哥和阿诚哥都没有结婚我为什么要结婚!”明台哀嚎。

明镜没话反驳,正想找明楼和阿诚出气,回头看见阿诚抱个极漂亮的男孩子出来,小小的眉眼有几分遥远的熟悉感。

“……这谁家孩子?”

阿诚咳一声:“这是大哥……”

明镜拍案而起不疑有他,指着明台:“看到没有!你大哥和阿诚哥虽然不结婚!但是能给我直接抱侄子!你不许跟他俩学!”

阿诚再咳一声:“大姐,我说这是大哥……”

明镜明台实力懵逼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小明楼坐在椅子上根本够不到饭桌,阿诚就把极不情愿的他抱在腿上,明镜给他拿了牛奶拿米粥,夹了小菜夹糕点的,简直忙的不亦乐乎。

“明楼乖,来,再喝些牛奶,小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。”“尝尝桂花蒸糕,很甜的,但也不要多吃会坏牙的。”“还有这个……”

小明楼啪的放下猫咪汤勺,那还是明台刚刚从厨房柜子里翻出来的旧物,“大姐,”他磨蹭着从阿诚腿上坐直,“我都吃饱啦。”

阿诚怕他滑下去,一手拦住小圆肚子,下巴的位置刚好在他小脑袋上方,于是顺势蹭了蹭,毛茸茸的乱了发型。

小明楼装腔作势的瞪眼,奶声奶气:“阿诚!反了你了!”

明镜捧着心口叫一声诶呦喂,从阿诚怀里抢过来小明楼对着脸蛋亲了几口,“大姐从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可爱!”

“阿诚!”小明楼在大姐的魔爪下很不舒服,朝阿诚伸出小手求救。

“大姐,大哥害羞啦。”阿诚笑着把小明楼抱回来。

“谁害羞?!”小明楼怒。

“啊哈哈哈!大哥会害羞了哈哈哈!”明台笑的前仰后合。

“这样可比从前讨人喜欢多啦!”大姐欣慰。

小明楼嗷呜一声,把头埋到阿诚胸口,闷呼呼的开口:“阿诚,不要在家,他们笑我,我们去上班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阿诚开车,习惯性从后视镜里看人,结果空荡荡的,吓得他刹车一踩横在路中间。

大哥呢?让他给落在哪儿了?

小明楼一个没防备叫他刹车时候给晃下了座位,此时慢悠悠的爬起来,揉揉蹭上灰的小鼻子,“阿诚,不要忽然刹车。”

阿诚这才反应过来,小明楼现在的高度在后视镜里根本看不着,于是又是好笑又是自责,伸手把他抱回座位,拉着小胳膊小腿检查,“没摔坏罢?”

小明楼整理整理小西服,“没有,走吧。”

继续开车,小明楼坐那想了想,阿诚一直就是这样,非要一会看一眼确认了眼神才能安心,于是颤悠悠扶着真皮垫子站在后车座上,正好对上后视镜里阿诚投过来的目光。

“放心吧,我在呢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明长官变小了!

不到一个上午的功夫,科员们喜大普奔奔走相告,整个政府大楼和76号的人都知道了,于是今天来明长官这里汇报工作的人就特别多。

汪曼春听说以后怎么也不能相信,风风火火直奔明长官办公室去。

推门而入,西服领结小皮鞋的小师哥盘腿坐在办公桌上,拄着手在看阿诚签文件。

“我连这个都做不了,还好有你,阿诚。”小明楼星星眼。

阿诚坐在明长官的真皮椅子里,运笔如飞的签文件,闻言摸摸他的头安慰道:“是这款金星28号太粗笨,等下班了我陪你去买个小些的就可以啦。”

汪曼春眨眨眼,忽然莫名其妙的觉得这个气氛下自己有点多余,她硬着头皮喊一声,“师哥?”

小明楼嗖的回头,爬起来站在桌子边,心里大概还想着之前一直在使的美人计,于是拿出一脸惆怅红了眼圈,“曼春,你要好好保护我。”

汪曼春听见轰隆一声响,一堵名为母爱的墙塌方了。

阿诚一脸黑线的看着汪曼春举着棒棒糖跑来,抱起小明楼就去沙发里玩科员们送来的玩具,笔下“明楼”二字越写越深,简直力透纸背。

小孩子不能吃糖不知道吗?!大哥就算变小了也不喜欢和你玩玩具!

沙发里嘻嘻哈哈的笑声和布谷鸟闹钟的声音传过来,阿诚手里传说中格外粗笨的28号咔擦一声断成两半。


tbc


评论 ( 49 )
热度 ( 640 )

© 唐幺幺 | Powered by LOFTER